Culture
English has been my pain for 15 years by antirez
Feb 04, 2020
from http://antirez.com/news/61

Paul Graham 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英语作为 IT 工作者的必备语言之一,始终受新闻站点和软件开发者的关注^[http://paulgraham.com/accents.html]。当他提到“外国口音”时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因为互联网上到处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但这是问题中最无聊的部分,因此我将跳过这一部分。重要的是,通常没有人会谈论“英语问题”,而一想到这点我总是感到有点孤独,就像是这是一个只影响我一个人的问题似的,所以我想在这篇文章中分享我有关学习英语的经历。

一个长故事

回到1998年,我一直记得当时我们正在研究一个网络攻击,我和 sullivan 在我米兰的家中喝醉了之后,把我们得到的可怜的结果发布在了 BUGTRAQ 用户能够理解的帖子中。

请注意第二句中的 “Instead all others”。虽然现在我的英语水平也不高,但是我确实在15年中有所进步,而且 sullivan 现在在美国和英国的大学任教,所以我认为他有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语(剧透警告:我并没有)。但是重点是:我们正在进行研究新的 TCP/IP 攻击,但是我们无法用英语撰写关于这个技术的文章。在1998年,我无法沟通这一事实就已经使我感到举步维艰,如果我不花很多精力的话就无法阅读用英语撰写的技术文档,所以我用了大脑50%的精力的单纯用来读,而剩下的精力用来理解我正在读什么。

但是我一直认为英语是个好东西。我总建议人们不要翻译技术的主题,因为我认为有一个通用的语言来注释源码会更好,并且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理解用英语写的技术文档非常简单。

因此,从1998年开始,我逐渐学会了流利地阅读英语,与阅读意大利语相比无需付出更多的努力。 我甚至能够用意大利语写东西的速度来写英语,虽然这只达到了最低的标准,就如你在阅读这篇文章时所看到的:基本上,我学会了非常快地写一小段英语,虽然通常不足以表达我在编程领域的想法,但是写一般的主题已经足够了。我不知道大多数厨房里的物件对应的单词,也不会表达复杂句子、假设结构的语法。但是现在,我可以轻松地就自己最关心的主题进行交流,并且其他人可以或多或少地理解我写的内容,因此需要提高英语的压力大大减轻了……但是,我最近发现,这只是我遇到的次要问题。

欧式英语,有趣的语言

尽管我最终能够在写作和阅读方面达到自己的要求,但是我几乎从未在一个讲英语的国家体验过真正的交流。在此之前,我总是与其他欧洲(除了英国)人一起使用英语交流,例如法国,德国和西班牙人。

现在这些国家/地区使用的英语是在英语学校上课时使用的英语…从语音上讲,它几乎与美国或英国英语无关。他们说这是“BBC英语”,但实际上不是。这是使用英国英语语法而在语音上大大简化的英语。

那个版本的英语,实际上能让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轻松交流。基本语法很容易掌握,几个月的练习后就可以进行交谈。在欧洲所有非英语国家中,单词的发音几乎相同,因此效果很好。

只有一个问题,它与在英国,美国,加拿大和其他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地区所说的英语一点关系也没有。

毕竟,英语有点蹩脚

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一个秘密,除了没有人在英语与世界对比的语境中说:从语音上讲,英语是一种支离破碎的语言,其他的都不是秘密^[Now I’ve a secret for you, that is everything but a secret except nobody says it in the context of English VS The World: English is a broken language, phonetically.]。在意大利,我们历史悠久,但政治统一很晚。不同地区使用不同的方言,人们的口音非常重。在1950年“电视语言统一”之前,每个人都在说“方言”,而意大利语只被一小部分人掌握。西西里语是我们家族说得最多的语言,它比意大利语要早几个世纪。

尽管如此,所有人都能听得懂另一个地区甚至是瑞士人说的话。意大利语在语音上是世界上最简单的语言之一,而且充满了冗余。事实上,它的信息熵很低,通常单词很长,每个单词中都有辅音和声母的很好的混合。一个单词的发音没有特别的规则,如果你知道每个字母的发音和一些特殊的字母组合的声音,比如“gl”,“sc”,你第一次读它们基本上就可以99.9%地正确发音。

来自不同英语国家的人在交流方面存在问题,这一点已经充分说明了英语语音有多么奇怪。例如,对我和其他许多非英语母语人士来说,很难理解一个英国人到底在说些什么,而听懂北美人通常要简单得多。

对我来说,正是由于英语的这种“特点”,我的问题不仅仅在于我的口音,而是能够理解人们在说什么。如果我付出足够的努力,口音根本不算是个问题。恕我直言,Paul Graham 提到的“口音”问题是英美人在这方面的一种消极态度,嗨,伙计们,你不了解我们,我们也听不懂你说的话,很难找到“只要你的理解力很有限,就会试图减慢对话的速度”这样的人。即使我说我听不懂,他们也会以光速的重复同样的话。

第一次接触书面英语是致命的

在我看来,学习英语如此缓慢的一个原因是从未听过英语就开始阅读英语。我的大脑充满了文字和有趣的声音之间的关联,而这些关联在实际语言中是不存在的。我的建议是,如果你现在正在学习英语,尽快开始听英语口语。

osx 的 “say” 程序是一个很好的助手,它能够以一种合适的方式说出大多数英语单词。学习一个新单词一定要先学习它的发音。

内向还是外向?

在我的英语学习经历中,最令我震惊的一件事是,不精通一门语言会让你变成一个内向的人。我是一个性格外向的人,在意大利那里大多数人都是性格外向的,在西西里岛那里有更多的性格外向的人,在我的家庭里大部分人都是性格外向的人。我认为我是一个有点惹人注意的人(我希望我不是,但是实际上我是一个非常外向的人)。现在由于沟通障碍,当我必须用英语交谈时,我就不是一个外向的人了,每次我去开会或被介绍给别人时,我都会感到后悔。这是一场噩梦。

为时已晚,让我们学习英语吧

我认为英语只是语法上简单,但作为通用语言不是好的选择。但是事实是它已经赢了,已经改变不了了,更好地讲英语是一个好主意,即使这意味着要付出很多努力。这就是我自己在做的事,我正在努力改变。

我发现自己确实需要提高英语水平的另一个原因是,十年后,我可能不再会专业编写代码,而合理的选择是转换到 IT 的管理方面,或者去掌管不用写很多代码的大型项目。如果你认为作为开发人员需要会英语的话,那么即使在传统的 IT 公司的其他部门工作,也需要会更多的英语,即使“只是”要管理许多程序员。

但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应该真正意识到,很多人正在认真学习一种难学的语言:这不是一种爱好,掌握英语是很多人为简化沟通作出的很大努力。只要停止交谈/聆听几周英语,就要重新学了。

我的长期愿望是,不同的口音迟早会融合成一种标准的、易于理解的口音,让说英语的人可以把它作为一种通用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