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ly
Week 20, 2020
May 17, 2020

删了一些无意义的周报,大量的空白意味着一周没有做任何有意义的事,也许这会让我感到一些焦虑。

毕业论文写了5,000字左右,要求要达到15,000字。除此之外,还要求翻译一篇近五年的文献,想来近一个月没有翻译文章了,找时间把这篇Paxos vs Raft: Have we reached consensus on distributed consensus? 翻译一下。


听相声熬死同行那一段,似乎在行业内资历/年龄大便是绝对正确。同时联想起在一个表演节目上陈道明与同为评委的青年人对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的的不同观点,支持集体主义的陈道明获得了许多人支持,另一个青年人“无力反驳”。当然,抛开立场和观点来说,任何人在行业巨擎之前,哪怕是有独立的相反观点,谁又能与其客观争论下去呢?这样的辩论仿佛变得毫无意义。

到微博上看,支持LGBT的人仿佛正义的使者,对所有持相反观点的人恶语相向。“把无知当个性,把嘴臭当幽默。”凡事在政治正确的面前,一切理性和道德早已抛开。就事论事变成了满地打滚,自知理亏便撒娇打泼。“后浪们”在互联网上的素质展现的淋漓尽致,纵观整个中文互联网环境,凡是符合其利益,哪怕是违法行为也要被其包装称“英雄”。这一件事在之前在v2ex上就百度网盘事件上的讨论便能够看出。没等说两句话,小粉红、走资派、美分、公知的帽子便扣得飞起。

如果非要给我贴标签的话,大概会给我贴一个歪屁股的奋斗逼。但谁又能想到我有多讨厌华为就有多喜欢战狼呢?